韩国av

盈科法匠代理房屋買賣糾紛勝訴案例:分家后兒子將房屋賣掉,父親能否要回?

原創    盈科法匠律師    2021-03-04

圖1.jpg

近年來農村逐步試行向社區化發展,農村房屋價值也不斷攀升,一些已經出賣了房屋的村民開始反悔,想方設法想收回房屋。最近,家住黃島區的張某十幾年前購買的農村房屋,卻惹來了一場官司,原房主以簽署買賣合同不知情為由要求返還房屋,法院會如何處理呢? 

村民分家后賣房,多人見證簽訂賣房契約

2006年,外地務工者張某來到黃島區某村,在村租了兩間房屋居住。同村高某得知張某租房后,便找到張某,說要將其房屋以三萬元的價格賣給張某,張某當時心存疑慮并不想要。后來高某和同村李某一起找到張某,說高某和其父親分家了,并且有字據證明父親不會再把房屋要回去。張某為了查證,拿著高某出具的土地使用證給村支書看,證實土地使用證是真的后,張某這才放下戒備,買了高某的房子。村委會為張某出具了可以買房的證明,賣房契約上載明房產證在高某父親名下,但高某已有權出賣,其父親不得干涉,同村5個證明人均簽字予以證明。

安居十余年,“原房主”上門要求返還房屋

契約簽訂后,高某將涉案房屋和集體土地使用證交付給張某。拿到房子的張某,遂找人將房屋進行了翻建,就這樣居住了十余年。2018年,高某的父親卻突然找上門來向張某索要房屋,雙方多次協商未果,高某的父親將張某訴至法院。

高某的父親認為,自己長期在外地居住,所以將其房屋委托給高某進行管理,這次因家中有事回來,卻發現房屋已被張某霸占居住,賣房之事自己毫不知情,張某應當將其房屋返還。張某重述了賣房的過程,為了證明自己并非霸占而是合法買賣,申請當年在場的證明人出庭作證,證人對賣房過程予以證明,與張某描述一致。

圖2.jpg

房屋買賣有效,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認為,高某于2006年將涉案房屋以三萬元的價格賣給張某,有賣房契約為證,且相關證人也出庭作證了賣房的過程,故對雙方買賣房屋的事實法院依法予以確認。雖然涉案房屋登記在高某父親名下,但高某作為家庭成員持有涉案房屋的集體土地使用證并占有使用涉案房屋,其在買賣契約中也載明案涉房屋系其父親分給了高某,因此張某有理由相信高某有權出售房屋。高某在出售房屋后也將房屋以及集體土地使用證交付給張某,符合農村房屋的交易習慣,高某的父親主張張某霸占涉案房屋,沒有事實依據。現張某對房屋進行了翻建并居住至今已達十余年,原告作為高某的父親,其主張不清楚高某出售涉案房屋,顯然不符合常理。房屋作為一個家庭重要的財產,高某父親的現居住地,距離某村并不遠,高某父親在這十幾年中也從未向張某主張過權利,應當視為其對高某處分房屋的追認。法院依法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匠說法:

返還原物請求權是指物權人要求無權占有人返還其占有的物的請求權,無權占有是指沒有法律根據、沒有合法原因的占有。本案中被告并非無權占有人,而是基于與第三人簽訂的買賣合同,支付合理對價而取得的涉案房屋。近年來,農村房屋價值比十幾年前翻了很多翻,有的農村房屋拆遷安置補償的價值甚至是原房屋價值的上百倍,因此社會上出現了很多原房主返回的案例。誠實守信原則是民法的基本原則,保護守信人的合法權益是審判的基本理念,希望買賣雙方都能秉承誠實守信的原則進行交易,不要被利益沖昏了頭腦,否則法律也將不予支持。

掃一掃關注微信


韩国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