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av

子女于父母在世時不盡孝,法院判決:不分給其遺產

原創    盈科法匠律師    2021-05-07

圖1.jpg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子女對父母盡孝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贍養父母不僅是道德上的要求,更是法律上的義務。社會生活中,有個別子女于父母在世時不盡贍養義務,對父母不聞不問,甚至惡語相加,卻在父母過世后請求繼承父母的遺產。這種行為能得到法律支持嗎?本文對這樣一則案例進行深入分析,并談談法定繼承人分配遺產的規則問題。

案情介紹:

1923年,芮老太與朱老伯(1974年去世)結婚,婚后生有兩子一女,分別是朱大、朱二和朱三妹,在朱老伯去世、兩子一女均成年并成家后,芮老太與陳老伯于1989年登記結婚,陳老伯當時有一13歲的兒子小陳?;楹?,芮老太與陳老伯建造和購買房產兩套。陳老伯去世后,小陳為芮老太養老送終。

芮老太去世時,親生兒子朱大已經去世,留下妻兒。芮老太去世后,朱大的妻兒、朱二和朱三妹就遺產分割問題與芮老太的繼子小陳產生糾紛,訴諸法院。

承辦法官通過多次走訪調查芮老太的親屬、鄰居、所在村委會及生前居住的敬老院,查明:芮老太在朱老伯去世后,撫養三個孩子長大并成家立業,但兩個親生兒子對其態度惡劣粗暴,大兒子把床鋪扔出不讓住,小兒子家在母親進出的房間前砌矮墻,兒子媳婦的打罵和不孝一度讓芮老太萌生尋死的念頭,后芮老太被陳老伯收留并改嫁給陳老伯,婚后生活幸福。兩個親生兒子對其更是不聞不問,在陳老伯病故后,芮老太的生活均由小陳夫婦照顧和負擔,小陳夫婦經年累月對芮老太噓寒問暖,照顧有加,并承擔了芮老太所有的生活和醫療費用。兩個親生兒子從未照料過芮老太的生活,也從未支付過芮老太的任何生活、醫療費用。親生女兒朱三妹也未承擔過芮老太的任何費用,但偶有探望芮老太,并在養老院發大水時,將芮老太接回家中生活數月。芮老太病故后,其后事也由小陳以親兒子的身份料理并承擔所有喪葬費用,朱三妹按照本地習俗為芮老太過了“五七”。

圖2.webp.jpg

裁判理由

關于遺產的范圍。陳老伯和芮老太婚后分別建造一套房屋、購買一套房屋,且分別登記于陳老伯和芮老太名下,依法應認定為兩人的共同財產,其中芮老太享有的份額為芮老太的遺產。根據相關法律規定,芮老太對這兩套房屋共享有四分之三的份額,小陳享有四分之一的份額,芮老太所享有的四分之三份額即為本案遺產的范圍。

關于遺產的分配。根據《繼承法》(現為《民法典》繼承編)的規定,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產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

本案中,原被告作為芮老太的親生子女和繼子女,對芮老太都有贍養扶助義務,但根據現有證據及法院的調查、證人尤其是原告方旁系親屬的陳述,可以確認小陳雖為繼子,但其對芮老太盡了最主要的贍養義務,依法應當多分遺產。朱三妹在芮老太入住養老院后履行了部分贍養義務,但其程度比之小陳顯著較輕,故依法應當少分遺產。兩名親生兒子,在經濟上、生活上、精神上均未履行贍養義務,依法應當不分財產。朱老大的妻兒系代位繼承人,其繼承權來源于朱老大,基于朱老大的行為,依法也應當不分財產。

綜上所述,芮老太的遺產依法應由小陳、朱三妹繼承分割。兩處房產的價值合計約在900000元至1000000元之間,故法院酌定由小陳向朱三妹支付遺產份額歸并款150000元,對于原告方的其他訴訟請求,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裁判結果:

1.兩套房屋歸小陳所有。

2.小陳應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向朱三妹支付遺產份額歸并款150000元。

3.駁回原告方的其他訴訟請求。

圖3.jpg

法匠說法

(一)芮老太遺產范圍的確定

本案中,陳老伯和芮老太婚后建造一套房屋、購買一套房屋,且分別登記于陳老伯和芮老太名下。此兩套房屋均為陳老伯和芮老太婚后所得,陳老伯和芮老太并未對此兩套房屋的所有權歸屬進行約定,故此兩套房屋為陳老伯和芮老太的夫妻共同財產,陳老伯和芮老太分別享有此兩套房屋各一半的份額。陳老伯先于芮老太去世,并未訂立遺囑或遺贈扶養協議,因此陳老伯所有的一半份額應按照法定繼承規則由其法定第一順位繼承人進行繼承,陳老伯的法定第一順位繼承人為其兒子小陳和妻子芮老太,芮老太和小陳分別繼承陳老伯遺產份額的一半,即此兩套房屋的四分之一份額。同時,芮老太基于夫妻共同財產擁有此兩套房屋的一半份額。因此,芮老太去世時的遺產范圍是此兩套房屋的四分之三份額。此兩套房屋的另外四分之一份額由小陳所有。

(二)芮老太遺產的分割

1.小陳繼承份額的確定。根據《民法典》第1130條規定,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根據《民法典》第1127條規定,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依法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小陳作為芮老太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屬于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在陳老伯病故后,芮老太的生活均由小陳夫婦照顧和負擔,小陳夫婦經年累月對芮老太噓寒問暖,照顧有加,并承擔了芮老太所有的生活和醫療費用,對芮老太盡了最主要的贍養義務,因此小陳應當多分遺產。

2.朱大妻兒繼承份額的確定。《民法典》第1128條規定了代位繼承制度,被繼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子女的直系晚輩血親代位繼承;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繼承。朱大在芮老太之前過世,其妻兒可以通過代位繼承制度繼承朱大有權繼承的芮老太的遺產份額。然而,朱大生前對芮老太態度惡劣粗暴,把床鋪扔出不讓芮老太居住。此外,朱大及其妻兒在芮老太改嫁給陳老伯后,對芮老太更是不聞不問,在經濟上、生活上、精神上均未對芮老太履行贍養義務。根據《民法典》第1130條規定,有扶養能力和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由此,本案中,朱大依法應當不分財產。因朱大妻子享有的代位繼承權以朱大有權繼承芮老太的遺產為前提,朱大妻兒亦無權繼承芮老太的遺產。

3.朱二繼承份額的確定。朱二對芮老太態度惡劣粗暴,在芮老太進出的房間前砌矮墻,一度讓芮老太萌生尋死的念頭。此外,朱二在芮老太改嫁給陳老伯后,對芮老太更是不聞不問,在經濟上、生活上、精神上均未對芮老太履行贍養義務。根據《民法典》第1130條規定,朱二在本案中應當不分財產。

4.朱三妹繼承份額的確定。朱三妹雖未承擔芮老太的任何費用,但偶有探望芮老太,并在養老院發大水時,將芮老太接回家中生活數月。芮老太病故后,朱三妹按照本地習俗為芮老太過了“五七”。朱三妹履行了部分贍養義務,但其程度比之小陳顯著較輕,故依法應當少分遺產。

綜上,法院最終判決小陳多分遺產,朱三妹少分遺產,朱大妻兒和朱二不分遺產,具有法律依據,是對優良家風和家庭美德的弘揚,體現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要求。

根據《民法典》第1131條的規定,對繼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繼承人扶養的人,或者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給適當的遺產。據此,即使依靠被繼承人扶養或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不屬于繼承人,沒有繼承權,也可以請求分給適當的遺產。需要注意的是,分給適當的遺產,不是適可而止的意思,而是與非繼承人所行扶養行為相適應,和其他有贍養義務的繼承人所盡贍養義務相比較的適當比例,根據具體情況可以多于或者少于繼承人繼承遺產的比例。


掃一掃關注微信


韩国av